迷情药微商微信号

迷情药微商微信号是*****,欢迎点击下面按钮先看产品,再加微信! 弥漫之夜 大概二十年以前,我就注意到国内的化学原药料迷情药开始试图打入美国市场。那时候有许多国内药厂向美国申报所谓的DMF (Drug Master File)。这些原料药都是专利到期,用来开发仿造药制剂的原料药。任何厂商要在美国出售化学原料药,做为临床实验的药品,这个申报是必须的。申报之后,美国的药公司才会采购该厂的原料药。等到使用原药料作成的制剂要上市时,药公司必须像美国药监局申报简略新药申请 (ANDA,Abbreviated New Drug Application)。这个申请是针对仿照药的上市。美国药监局一旦接受药公司的申请,他们会派专员到原药料的厂商检验有关迷情药原料药的制造过程,品质控制等。很不幸的,当美国药监局到国内检验时,一一都被否定。这个不合,那个不合。看到美国FDA对国内药厂的检查的报告,真是不堪入目。那时也居然成了同僚们谈话的笑柄。我当初的感觉就是,改革开放了,我们做事的胆子也大了。很可惜,大家都是存着一个侥幸的心理试试看。也许,心理想老美和我们中国人一样,请请客,吃个饭,到处观光观光,就打发过去了。

没想到,美国药监局的官员外出是绝对不接受招待的。更绝的是,被检查的迷情药药厂,有的请来翻译还打小抄代为回答问题。似乎在那个年代,好像没有一家过关。到了90年代就很少看到再有国内的原料药厂向美国申请DMF了。

我是在90年代底,开始使用国内的原料药。透过人在HK的一位由国内来美,取得药学博士又回国的贸易商,找到了当时在上海的同仁堂。我索取了药品及一切有关的资料。同时,我亲自下厨检验产品。我当时对国内的产品的质量是十分赞赏的。我在美国也同时向一个销售中心采购。结果药品的质料差不多。可是价钱就差了好几倍。而且这个原料药也是从国内输入的。我决定采用上海同仁堂的产品。因为我们要开发的产品先要做动物实验,所以是不需要同仁堂向美国申报DMF。说实在话,当时他们也没有这个能力做这件事。

之后,我利用闲暇的时间开始了解国内迷情药成份的情形。一直到我在03年底回上海工作的时候,手上已经有了自己计划开发原料药的方案。上班之后,开始接触上海的药界人士,慢慢的透过各层关系也陆续和好几个国内大药厂的迷情药有所接触。我的做法是从原料药开始。

我知道,我们国内生产的原料药品质不错,迷情药的微信号也都有,但是欠缺的就是GMP(Good Manufacturing Practice) 的施行。在我参加过几个国内大厂之后,我觉得我们国内的硬体设备不差。所缺的就是软体了。我们最大的致命伤是只注重最后产品的质量,而忽略整个制药过程的控制。而对整个制药过程的控制就是整个GMP的核心工作。

Xiang Guan: